第0001章 神仙册(求收藏)(1 / 2)

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WWW.cmxsw.Com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恋上你看书网,最快更新都市神仙册最新章节!

雾隐山,云深不知处。

山谷浅浅,绿草如茵,红松苍劲环绕四周。

西面是悬崖,一条白练飞流直下,穿过彩虹后跌入深潭中,再汇聚成小溪淙淙流入山谷。

小溪北岸是联排木屋,院子里种了些雀菜,周围是松木扎成的篱笆。

篱笆外的草甸上,躺着个半大小子,十六、七岁模样。

他个头不高,黑黝黝的皮肤,相貌普普通通。

短发又粗又硬,桀骜不驯地立着,跟他那没溜儿的性格不太搭调。

阳光照在身上,微微有些发烫,很舒服,他拽了根毛毛草,放在嘴里下意识地嚼着。

当章榆高度紧张时,他习惯于这样放松自己。

老修行最见不得自家徒弟挺尸,他抬脚踹了踹章榆,“紧张个毛毛啊?起来嗨啊!”

这就是章榆的师父了,一个没溜儿的老家伙。

老家伙压根儿就没个正形,平素嗜好有两个,喝酒和揪小动物的尾巴。

章榆就不明白了,你都这么高的修为,老欺负小动物有意思吗?

但老家伙就好这一口儿,看见哪有小动物,就蹑手蹑脚地靠近,然后虎跃到人家背后,揪着尾巴就是猛地一拽。

手贱无比!

如果再能揪下两根毛,那就算过生日了,拉着章榆能显摆半天。

这有啥可显摆的?

深山老林的,上至熊瞎子,下至野鸡仔,就没谁能逃脱毒手的。

好在老家伙只是玩闹,不然凭他的修为,别说尾巴了,就是老虎也能给拉成两截。

章榆抬手捏住鼻子,但酒气还是直往里钻,他“呸”地吐掉嘴里的草渣,沙哑着嗓子道,“把我生下来,然后抛弃掉,总要有个说法吧!”

他要的不多,就是想当面要个说法!

仅仅就是一句话而已,哪怕是一句“你太丑了,我们不想要了,所以就扔了”也行。

这过份吗?

他不会恨、不会怨、不会争,因为压根儿就没有期望,今生他只认老家伙一个人。

如果不是老家伙,他早就烂成骨头架子了。

老家伙知道他父母的情况,但是要等他满十六岁才会告诉他。

任章榆怎么软磨硬泡都没用,老家伙口风紧得很。

今天是章榆的生日,十六岁成年礼,距离真相只有一步之遥。

越接近真相,他越紧张。

“你恨他们吗?”老家伙难得的正经,把酒葫芦凑到章榆嘴边。

“咳咳……”章榆喝了一大口,有些呛着了,他强压下咳意,“谈不上,没有爱哪来的恨?咳咳……”

人是有根的,他要理清这个因果,仅此而已。

老家伙沉默了一会儿,忽然问道:“如果师父不在了,你会咋办?”

“师父,你要挂了?”章榆瞪着眼睛问。

“你特么的才要挂了呢!”老家伙一巴掌糊在徒弟脸上,好不容易酝酿起的情绪也飞走了。

“嗨,我还以为你在交代后事呢!还能咋办,该吃吃,该喝喝呗!”章榆别过脸去,他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章榆跟着老家伙长大,深山老林的,很少与人交流,斗嘴是他学会的唯一表达情感的方式。

“好,好,好!”老家伙连说三个好,他是最看不上小女儿姿态的,“为师走后,你就下山读书吧,手续我都给你办妥了。”

果然!

章榆心底有些黯然,顿了顿又问:“师父,你要去哪?”

“哈哈,为师也有些因果要了结!只要你修为够高,咱们还会再见的。”他抓着章榆的胳膊,把他从地上提起来,“现在跟为师去「洗髓通脉」,日后修为自是一日千里。”

“是一泻千里吧……”

“泻个毛毛,真男人从不泄!”

“那不就是个貔貅……”

……

铜鼎下是熊熊烈火,铜鼎内是滚滚沸水,沸水内是黑不溜秋的章榆。

他正全力运转「涅凰呼吸法」,对抗沸水的高温。

“千年老山参一根,”老家伙满脸痛惜的神色,咬了半天牙才丢入鼎中,“这可是为师都舍不得用的好东西啊……”

“泥皇太岁二两,唉……赔死了,赔死了!”

章榆人黑脸更黑,老家伙不停地念叨,让他情不自禁地脑补成,“徒弟一个,切成大块,洗净放入锅中;加入桂皮二两,十三香一两,干辣椒一两……”

他没好气地道:“师父,你搁这炖徒弟呢!”

“好东西都让你用了,还不许为师心疼一下吗?”老家伙说得那叫一个委屈。

不过旋即他又嘿嘿地阴笑起来,“你小子也别在心理美,这些药材都是为师抢来的,你猜为师走后他们找谁算账?

啊哈哈哈……为师是心疼,到时候有人就要肉疼喽!”

章榆正要还嘴儿,忽然感觉药力如潮水般涌来,他不得不全力压制吸收速度。

看着自家徒弟黑脸憋成红脸,愣是说不出话来,老家伙很满意,他想了想又告诫章榆:“这方天地将要大变,如果你能把握住机会,将会有大造化!”

“天,天地大……大便!”章榆咬着牙往外蹦字儿,“这,这得……多大……一泡啊!”

老家伙气不打一处来,这小兔崽子歪楼那是一个顶俩啊。

“静心,入静!”他用上了静心咒的法门。

章榆顿觉浑身一松,灵台清明,他急忙调整呼吸沉浸到入静状态。

……

四个时辰后,章榆“醒”了过来。

“真特么的臭!”他险些被熏了个跟头。

周身上下出了一层油泥,黑亮黑亮的,腥臭无比,连带着鼎中的冷水都染成了黑色。

这些都是体内的杂质,借着洗髓通脉的机会,一股脑儿地排出了体外。

“啊啊啊……”

他“哗”地从鼎中跳出来,直奔院外的小溪而去,“噗通”一声扎进去洗个痛快。

“哈哈,还真是洗白白啊!”章榆看着胳膊笑道。

原本黝黑粗糙的皮肤,现在白皙光洁温润如玉,简直如同变了个人一般。

这不过是洗髓通脉的副产物而已。

章榆明显感觉到,体内气血之力,前所未有的浑厚充沛,在呼吸法的带动下,如浪涛般汹涌澎湃。

路过练功场时,他心血来潮,想要试试自己现在的实力。